? 122.最毒妇人心-365bet平台娱乐_365bet平台 皇恩靠谱_365bet现在还安全吗医妃 365bet平台娱乐_365bet平台 皇恩靠谱_365bet现在还安全吗

365bet平台娱乐_365bet平台 皇恩靠谱_365bet现在还安全吗医妃

122.最毒妇人心

月光幽然2017-4-19 21:31:1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当皇后神色凄凉的将毛巾掩在言瑞天的口鼻之上时,她潸然泪下的缓缓开口道“瑞天,不要怪我,我也是没有办法,你一日不死,瑜儿便一日不能安稳的坐拥龙临天下,作为母亲,我必须要为孩子打算,不要怪我,一切都当你还我的吧”

????言瑞天本就孱弱,被皇后这么一闷,没几下就闭上了眼睛。

????看着言瑞天那仿佛睡着了一般的样子,皇后开始止不住的痛哭起来“瑞天……瑞天……若是有来世,请你好好爱我,我还是会如同今生一般,只视你为夫,没有阴谋,没有争斗,只是如同平凡的夫妻一起平静的生活在一起,好吗”

????朝堂之上,站了一殿的文武百官,太后一身华服神色威严的站在高处,神色清冷狠厉的盯着殿上被绑来的刘贵妃和言睿宸“你们这对蛇蝎母子,皇上带你们那般好,可你们竟不知好歹,真是让哀家替皇上痛心”

????刘贵妃狠狠的瞪着太后“那寒食果不是臣妾所放,宸儿只是进献给皇上的只不过是一枚装有奇花的香囊,里面并无其它,臣妾不服,臣妾是被人冤枉的”

????太后威严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“冤枉?呵呵,你可真是能狡辩,除了你,望眼望去,谁还有这个本事,能取得皇上信任甚至加害皇上,贱人,还不认罪”

????第一次见到太后如此狠厉的神色,大殿上的文武百官都各个有些胆寒,看来,他们之前的确小瞧了这个年过半百的巍峨老人,也是,没有点气魄,怎么可能在被先帝流放后,又带着皇上重返朝都,并让自己的孩子坐上龙椅,太后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,文武百官若若的想着。

????“宸儿,你说,你到底有没有跟你母妃同流合污陷害皇上,据实回答皇奶奶,不许有半点虚假”

????言睿宸一脸沉重的回道“皇奶奶,宸儿是父皇的儿子,宸儿怎么可能会加害父皇,宸儿承认,宸儿的确有窥探过皇位的心思,可宸儿却没有想过要加害父皇”

????“哼,还不承认,哀家真是错看了你们两母子,来人,将这二人押往宗刑司,让刑部好好审问”

????刘贵妃忽然大喊“太后您想屈打成招不成?谁人不知那宗刑司的能耐,就算清清白白的人,进去都会被屈打成招,臣妾没有做过,宸儿更没有做过,太后不能这样陷害我们母子”

????刘贵妃说完,忽然冷厉的扫向未有言语的丞相叶仲,丞相一脸不动声色的目视一切,并未阻拦刑部的人上前绑人。

????“放开我,你们这狗奴才,也配碰本皇子”言睿宸对于走上前的刑部官差一声暴怒。

????官差看了眼太后,太后不动声色,只是一摆手,示意继续绑人。

????言睿宸见太后态度如此决绝,瞬间眯起危险的双眸,又抖得睁开,神色冷厉的令人胆寒“皇奶奶竟这般不念亲情,那就休怪宸儿不客气了”

????太后冷面看向言睿宸“你还想造反不成?”

????“哼,亦有何不可,既然皇室容不得我与母妃,那宸儿便只能自己争取”

????太后冷笑“就凭你这不孝孙也想颠覆我龙临朝纲?反了你了,给我将这不孝孙拿下”

????就在太后一声令下,忽然听到一声沉重的钟声响起,闻此,满殿的人全部不安的戚戚绰绰的嘀咕着“难道皇上他……”

????“皇上驾崩了……”伴着太监的一声高喝,太后一个娘呛,差点摔倒在地“什么?不可能,我的皇儿怎么就……”太后瞬间忍不住的哀声哭喊起来。

????刘贵妃闻此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“皇……皇上怎么就死了呢,他不能死啊,他还没为本宫作证,他死了本宫怎么办,那寒食果不是本宫放的”

????看着刘贵妃惊慌的样子,言睿宸皱了皱眉轻拍了下刘贵妃“母妃放心,儿子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,你将会是这龙临王朝唯一的太后”

????“她是太后?哼,那哀家是什么,你这不孝孙,今日哀家非要办了你们给皇儿讨个公道不可”

????“谁敢动我,我有父皇的玉书令,见此令者,如见储君,先皇崩逝,本皇子现在就是龙临的下一任君王”

????就在这时,皇后也一改先前的温婉之态,以一副干练之态走进大殿“是吗,可本宫所知,只有皇上未下遗诏时这玉书令才能派上用场,众卿家听旨”

????皇后将圣旨递给言瑞天的总管太监,太监立即高喧起来“奉天承运皇帝召曰,太子励精图治雄才大略经文纬武圣学高深勤慎理政,仁爱宽刑聪明神武从善如流,乃国之栋梁,为龙临下任储君之选,特传位于太子,特此宣告,钦此”

????刘贵妃冷哼“皇上那么厌弃太子怎么可能将皇位传于太子,一定是你搞的鬼,本宫不服”

????皇后冷笑“此书乃皇上亲笔手谕,你不服又能怎样”

????刘贵妃从地上爬起,对着丞相说到“麻烦叶丞相鉴定一下”

????叶仲向前踏上一步“请皇后允许老臣看一面诏书”

????皇后眉间挑了一下,最终还是将诏书递给了叶仲,叶仲一脸严肃的看向诏书,过了半晌,总算开口“这诏书有皇上的龙印,亦有皇上的亲笔名号”

????“什么?”刘贵妃同言睿宸一脸不信的看向叶仲,皇后再次得意的笑道“刘贵妃母子谋害皇上在先,如今又企图篡夺皇位,罪责当诛,来人,将此二人押往刑部”

????“慢”叶仲忽然冷寒的开声。

????皇后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“丞相还有何要说,这名号可是皇上亲笔所书”

????“没错,这名号的确是皇上亲笔所书,可是……这内容却不是皇上所写,老臣以为,这极有可能是有人代笔,然后又威逼皇上写下最后的名号”

????皇后抖得一紧眉心冷声道“丞相,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”

????叶仲冷着脸回道“老臣只是就事论事,这遗诏虽有皇上的亲笔名号,但这内容始终不是皇上亲写,皇上不待见太子,这事满朝文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依老臣看,这遗诏问题诸多,根本不能就此论断储君人选,老臣以为,还是拥有玉书令的二皇子最有权威担当储君,即便皇上因二殿下的香囊龙体受损,但谁又能说皇上的死跟这香囊有直接关系,再者,那香囊里是否有人趁机加了东西,这个恐怕谁也不敢保证吧,就算是皇后娘娘您是否也不敢断言呢?”

????“你……”皇后铁青着脸指着叶仲,气到双指都有些颤抖,她就知道,瑜儿若想登上大位,此人绝对是最大的一个障碍。

????*

????忽然觉得母爱是很伟大的,为了孩子的前程,可以牺牲一切,也可以让别人为之牺牲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